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快活林的blog

再不发芽就老了!

 
 
 

日志

 
 

植物学的趣味  

2011-09-09 00:00:00|  分类: 快活林社科书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生长在江南的童年是亲近自然,亲近植物的。春夏之交的时候,三五伙伴穿上雨靴去茂盛的芦苇丛中捡菌子,尽管相互恐吓着说芦苇丛中有绿色的芦花蛇,但是没人在怕。父母下田的时候,我们也不闲着,去水沟边上挖鲜嫩的野芹菜,让爷爷奶奶就着辣椒炒腊肉。玩过家家的时候,折一段竹枝,把竹叶抽出一两片,再插上野菊花、野月季花,这就是孩子们的“插花”之道。小孩子跟着走街串巷的草药贩子学习,早早地认识了可以入药、可以卖钱的植物,然后在野地里到处去寻觅。

亲近植物的琐碎日常生活,让我这样的农家子弟从小就浸染在地方性知识中:植物的土俗名称与食用药用功能,甚至某些跟植物相关的玄妙故事。在前现代时期,有钱有闲的识字阶层中,偶尔会出一两位雅士,会将类似趣事记载在玩物养志的博物志作品中。植物学就是在传统博物学的基础上慢慢发展起来的。

中学时代的生物课第一次让我对植物感到手足无措。老师们在课堂上照本宣科讲述植物分类法,将有趣的植物世界执拗地束缚在术语表中。尽管老师们口若悬河,但我却苦于无法将植物的方言土俗名与科学术语系联起来。从小亲近自然的小孩,熟悉不少野草的生长环境、药用功能,但却无法理解自己的生物课本。

死记硬背让我讨厌生物学。那些枯躁的课本,它们似乎远离乡村,也远离那些我熟知的植物。那些逼着自己背下来的植物学常识,中学毕业之后,已经全部还给“植物分类法之父”林奈先生了。最近阅读《玫瑰之吻》,作者伯恩哈特也提到,美国的中学生对书本中植物学的兴趣也不太高。植物学如何有趣味,如何吸引读者,似乎是一个国际性的课题。

到了高中,到了大学,开始接触那些远离农村的城里同龄人。有时候,大家难免坐在一起回忆自己的童年生活。在乡下人添油加醋的描绘下,城里人常常惊讶于我们童年的胆大,随便捡些野菜就敢回来做菜,没有遇见那些又小又毒的蛇纯粹是运气好。一群人散去以后,有时会暗暗告诉自己,下次少跟他们提及亲近植物的朴素生活:在我看为有趣的生活,在他们那只是冒险或者鲁莽,只好自己偷着乐算了。

毫不夸张地说,植物世界是有着天然的吸引力。资深植物学迷刘华杰先生长期致力博物学的复兴,希望让科学更有趣味。他翻译的《玫瑰之吻》,将读者带入美国学者伯恩哈特营造的妙趣植物世界中。一般的推荐者特别强调该书的“花语”性质:用文学的笔法传播花的科普知识。其实,持此之外,该书还有不少对动植物生活习性的通俗描写,真正是一本新博物学作品。

另外,刘华杰特意在后记中介绍了不少中文的植物学作品,主要是一些植物图志。认真查考植物的方言土俗名称在植物图志的对应名字,仔细阅读《玫瑰之吻》等趣味植物学作品,让科学与我们熟悉的自然世界相互碰撞,重新拾起那些已经丢掉的植物学常识。也许只有出于自愿的植物学才真是妙趣横生的。

 

    《玫瑰之吻》 伯恩哈特著 刘华杰译 北京大学出版社 20104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