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快活林的blog

再不发芽就老了!

 
 
 

日志

 
 

巴别塔:最后的话以及其他  

2011-08-25 11:26:00|  分类: 快活林讲语言与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  最后的话

    任何现实中的族群或言语社团既无法维持内部的绝对统一性,也无法排除外来影响的干扰,因此常常处在裂变和聚变两种力量的博弈中。在世界上的许多地区,聚变与裂变的力量还是可区分的。不过,东亚和东南亚的族群互动与语言接触呈现出不一般的复杂性。东亚和东南亚诸语言的发生学关系的探索成为了历史语言学迫切希望解决的问题之一。作为古典理论的“裂变模型”在处理上述语种间的发生学关系时面临着巨大的挑战,族群接触的复杂性和长期性侵蚀了谱系树理论的适用前提,聚变的作用在很多方面解释力显而易见。

    可能在某些民族学家,语言学家对族群历史的探讨过分关注语言标准,具有本质论倾向。在族群问题的探讨中,这种“客观描述的、溯源的研究典范”可能已经过时,早就应该被抛弃。不过,正如杨圣敏教授所说,民族学中一直就存在着历史主义的传统,并且中国民族学自身更是有注重历史的传统。中国语言学家对于东亚、东南亚的族群历史关系和语言历时变异的探索会一直持续下去。

 

2.其他

    我的大学是在湘西小城吉首渡过。在街市上,不经意间就能见到苗族或者土家族的同胞。当然,在那个处处以“文化中原”自居的孟子看来,他们可能就是“南蛮鴂舌之人”。他们中的不少人说着在我听来佶屈聱牙的语言。我更感兴趣的是我跟他们的差异,生活方式的差异,语言的差异。那时候很爱读卡希尔的《人论》,对他贩卖的“符号”特别感兴趣。当他说到,自从有了符号,我们人类应付的不再是世界,而是符号系统,我呆了。惊为天人的那种呆。

    于是,从那时起,我爱语言学胜过一切学科。我很卖力地学习了六年,常常沾沾自喜。为了学好语言学,一切跟语言相关的东西拿起来就啃。我讨厌匆匆忙忙写论文,《巴别塔》是为了应付“毕业必须发表论文”的要求而写,简单地综述了一下自己曾经的阅读。不瞒大家,真有一稿多发,评奖学金要看论文数,奖学金的等级差别有数万。我需要钱,于是怀着小小的羞耻感一稿多投了。毕业了,也没有选择去高校,也就不再从事跟学术相关的事情,我也敢坦然面对自己的羞耻了。坏事做都做了,还是承认的好。纪念我在语言学上花费的六年光阴。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