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快活林的blog

再不发芽就老了!

 
 
 

日志

 
 

巴别塔:谱系树理论与语言分化  

2011-08-01 13:54:00|  分类: 快活林讲语言与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关于巴别塔的神话

早在中世纪,基于欧洲明确的族群迁徙史,欧洲学者提出欧洲的某些语言来源于一种“原始母语”的分化。当然这也跟基督宗教《圣经》昭示的巴别塔传说有文化上的联系。随着欧洲人对印度、伊朗的古典文献的认识加深,欧洲学者更加坚信同源分化论:从欧洲到印度的大多数语言都发源于一种所谓的“原始印欧语(the Proto-Indo-European language)”。欧洲学者还未展开现代意义上印欧语历史语言学研究之前,结论其实早就有了。印欧语的历时研究更像是一个验证既有结论的过程。

1863年,德国语言学家施莱赫尔(August Schleicher)出版《达尔文理论和语言学》一书,提出:“语言有机体”像生物物种一样生长、死亡,甚至演化成新的形式;一种原始母语会逐渐衍生出若干种子语;语言学家可以借鉴生物分类法对语言进行分类,将语言的发生学关系家族谱系化。这就是所谓的谱系树理论,也可以称为裂变模型。裂变模型是语言发生学的一种重要的理论范式。它关注的是语言在时间序列上的有序分化:一种原始母语经过长时间的分化,可以衍生出若干种存在着亲属关系的语言;这些语言根据亲属关系的远近(即语言特征的相似度)进行分类,分类的层级一般包括语系、语族、语支、语言、方言等。

徐通锵从社会层面对语言裂变模型进行阐述。一个统一的社会因为人口增加、疆域扩大等原因难以保持完全的统一,就会在不同地区形成区域性社会。各个地区经济文化相对独立发展,语言也会逐渐产生特征差异,这可能导致方言的形成。如果这些区域性社会完全分裂为各自独立的社会,方言之间的差异就会进一步扩大,很有可能发展成独立的语言。一种原始祖语随着社会的分化而分化,可以衍生出多种子语。

因此,早期历史语言学实际上认为:语言的裂变从本质上讲是族群的裂变引发的。同一个语系或语族的族群起源于某一个古老的人群共同体。这些人群共同体具有客观上相同的体质特征和文化特征,当然最重要的是共享一种语言(即所谓的原始母语)。这个原本统一的人群共同体因为迁徙而散布到不同区域。因为地域差异,他们在语言、习俗等方面的共享特征会逐渐产生变异,变异累积到一定程度会发展出新的语言和地域文化,有时候甚至连族群认同也会发生质变。这就是从一个古代的人群共同体裂变为多个族群的简单概括。

 

2.巴别塔的东方版

谱系树理论在印欧语研究中取得成功,还被移植到其他地区语言的历史研究中。欧洲传教士和语言学家发现东亚、东南亚的不少语言具有一些跨语言的共同特征(如都有量词、单音节具有特殊作用、形态都不发达),逐步形成了“汉藏语系”的假设。1937年,中国语言学家李方桂在美国发表《中国的语言和方言》一文,明确提出汉藏语系语言的系属分类:汉藏语系应该包括汉语族、藏缅语族、侗台语族、苗瑶语族。

中国语言学家常常借助人口迁徙的材料辅证语言谱系分类。在解释现代汉语方言格局成因时,正史、地方志、谱牒资料、古今政区建制都是学者用心钩稽的材料,力图从中挖掘出人口迁徙的证据。不少语言学家相信两晋永嘉之乱、唐安史之乱、两宋靖康之乱引发的移民大潮促成了今天现代汉语方言的格局。洪洞大槐树、南雄珠玑巷、狄青征南等跟人口迁徙相关的传说在民间本来就很有市场,中国学者借鉴人口迁徙的史料与口头传说来考证方言自然可以理解。贵州、四川、云南等地西南官话形成,语言学家都相信跟元明清三代的移民有着密切关系,比如说“湖广填四川”。南宋至清代的几次改朝换代的战争,四川、贵州、云南等地的战争都十分激烈。例如,南宋末年四川的反元战争持续了数十年,战况极其惨烈,据说“蜀人受祸惨甚,死伤殆尽,千百不存一二”。 战后,新的王朝都会鼓励周边地区的人民迁徙到西南一带。据刘晓南的考证,宋代文人雅士认为“蜀闽同风”,可能反映当时四川跟福建语言文化特征具有一定相似性。但是,到了明清以后,四川、贵州一带的方言日益接近北方官话,文人雅士再也没有“蜀闽同风”的断语。可见,移民对西南官话的形成具有相当大的影响。

在论证国内南方民族语言的发生学关系时,历史语言学当前似乎遭遇了瓶颈,众说纷纭。不过研究者都会借助迁徙说来辅证自己的学说。 吴安其先生认为,操原始汉藏语的古老族群在黄河中游地区向上游和下游两个方向发展。往下游发展的族群中逐渐形成了原始汉语。在上游和中游的族群不断南迁,发展出藏缅语族的多种语言。[7]很多学者都支持类似的操原始藏缅语的古老族群的南迁说。另外,学术界一般认为侗台语族的多种语言起源于百越族群,也有人从百越上推到更早的东夷。苗瑶语族的语言发源于长江中游地区的“武陵蛮”、“五溪蛮”,当然也有人把他们上推到传说中的三苗。

按照裂变模型的内在逻辑,学者们相信操原始汉藏语的古老族群在某个遥远的时代分布在黄河流域,属于蒙古人种,他们的语言十分接近。一次次的族群迁徙将他们的文化带到东亚大陆的广大地区。时间和空间的差异让这个古老的人群不断分化,不断出现族群认同的突变,与此同时,他们的语言也不断分化。

  评论这张
 
阅读(8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