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快活林的blog

再不发芽就老了!

 
 
 

日志

 
 

比尔·布莱森给你讲英语简史  

2011-05-22 18:10:00|  分类: 快活林讲语言与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公元1世纪,日耳曼人开始彪悍地出现在欧洲大陆上,到处驱赶土著的凯尔特人,还不时袭击住在城里的罗马人。罗马人不知道这些蛮族从哪里来,也不了解他们的语言,只将日耳曼人看做整天“吧啦吧啦(balabala)”叫嚷的“野蛮人(barbarian)”。他们根本不会想到,这些蛮族几百年后会如潮水般涌入奢华的罗马城,碾碎了盛极一时的大帝国,但却很快就匍匐在罗马人几乎快倾斜的十字架之下。紧接着,日耳曼人居然开始接手维护帝国境内以拉丁语为基础的社会文化秩序。今天的英国人、德国人、荷兰人、丹麦人、挪威人正是这些蛮族的后裔,而上述诸国的语言则组成所谓的“日耳曼语族”。

    当罗马帝国在大陆上跟日耳曼人僵持的时候,盎格鲁、萨克逊等日耳曼部落居然尾随着凯尔特人,渡过英吉利海峡到达了不列颠岛。在不列颠和爱尔兰,先来一步的凯尔特人是苏格兰人、威尔士人、爱尔兰人的祖先。尾随而来的日耳曼部落则是英格兰人的祖先,部落方言在时间长河中逐渐发展成英语。罗曼征服时期,法语成为上层社会的主要语言,英语的地位也曾一度岌岌可危。不过,日耳曼部落的“绝国方言”居然奇迹般上升为“全球化的语言”,完全胜过了罗马帝国的拉丁语。

    拉丁语在中世纪文化领域曾有过的神圣地位,稍微有些历史常识的人都知道。中古欧洲天主教权威压过一起,那时候的人们普遍相信“诸天之上”的上帝是用拉丁语呢呢喃喃的。教会的宗教语言是拉丁语,上层贵族使用拉丁语交流,书籍传播的主要语言也是拉丁语。当然,中世纪的欧洲,除了拉丁文《圣经》之外,其他的书也少得可怜,要么被扔进地窖,要么被烧掉。在上流社会的眼中,英语、德语、法语都只是充满语病的“方言”,受到了不入流的农夫不停的“污染”。会说拉丁语的人极度鄙视这些“方言”,就像中国的某些人鄙视“港台腔”一样傲慢无礼。

    但是,历史在16至18世纪开始发生了的变化。不同地区的欧洲人发展出国家、民族的观念,他们将拉丁文的《圣经》翻译成各种低俗的“方言”,读者们开始追逐那些用不入流的“方言”写作的文学家,学者们则致力于编写词典来规范“方言”。欧洲那些讲“方言”的人们还冲进教堂的地窖,搜寻中世纪的禁书,追寻历史浪漫主义。他们要用自己的语言书写自己的历史,当然也包括语言的历史。在英国,詹姆士国王钦定本《圣经》,约翰·班扬《天路历程》、莎士比亚的戏剧、约翰逊编撰的词典,逐渐让拉丁语在英国的统治成为过去时。其他国家大都经历了类似的历史转变。

    这时,一个偶然事件的发生也恰到好处。18世纪末期,英国学者威廉·琼斯在印度殖民地法院工作,接触到梵语,发现它跟拉丁语、希腊语某些词汇极其相似性。他把这个消息带回欧洲,欧洲人轰动了。那些崇尚历史浪漫主义的欧洲人觉得,梵语文献中,先贤的悄悄话跟拉丁语同样神秘而古老。于是,学者们行动起来了,要重写欧洲语言的历史,无疑是给日薄西山的拉丁语最后一击。

    欧洲人的炮舰和军队,比学者行动得更早更快,保护着各自的移民、商品、语言进入亚非拉和太平洋地区。接着,为了抢夺殖民地,欧洲人自己展开了捉对厮杀。最后,英国人击败了全部的挑战者,并在工业革命之后顺利转移出大量的剩余劳动力。军队的实力和人口的繁衍让英语成为一种有权威的语言。美国的崛起进一步将英语的权威推到极致。不过,英语世界太大了,伦敦的唐宁街10号逐渐放弃对殖民地的管制,伦敦的标准音也逐渐无法制约遍布全球的英裔海外移民。几百年过去了,世界各地的英语也慢慢开始产生了区别:英国英语、美国英语、澳大利亚英语、南非英语等等。另外,在太平洋的岛屿中出现了数量众多的杂糅着英语和土著语的混合语,这让太平洋的岛屿成为了语言学家的天堂。

    与此同时,欧洲的学者搜寻古代典籍,释读古代文字和文献,玄想古代语言的面貌,还引进刚诞生的进化论来进行解释,建立起科学的语言学。既然都没有了上帝,拉丁语也失去了原有的神秘色彩。他们提出,从欧洲到印度的众多语言都是从古代的所谓“原始印欧语”分化而来,英语、拉丁语、梵语、希腊语都发源于它。据说,说原始印欧语的人原本居住在俄罗斯南部,黑海和里海之间的地区。他们不断向外迁徙,逐渐裂变出欧洲大陆上不同的民族和语言。更为成功的是,欧美学者将其研究方法用英语写成教材,推销其他国家,成为学术研究的典范。汉语的历史、日语的历史都是参考他们的方法进行书写的。

    这一切在比尔·布莱森的新作《老布说英语》中都将涉及到。该书很快就要由湛庐文化出版了,看着书稿,略略回想了一些关于英语和欧洲语言的外部历史。布氏的语言依然幽默风趣,字间行间往往迸发出发人深省的言辞。这些言辞跟德国语言学家马克思·魏茵莱希一句名言暗合:语言就是一种以强大陆军、海军为后盾的方言。聪明的读者体会到这句话中暗藏的“社会达尔文主义”色彩,可能会给予某些修正。但是,这句名言确实揭示了英语上升为世界语的一部分秘密。那些迫切希望了解英语史的读者阅读此书将会明晰英语的时光旅程,那些对汉语抱有期待的读者也可以通过阅读此书进行一些理性反思。最后,北京大学李赋宁教授也写过一本《英语史》,两本对照着看,对那些具有一定语言学常识的英语学习狂绝对有好处!另外,湖南师范大学的秦秀白写了我国的第一本英语史类作品《英语简史》(1983年),虽然赫然写着以马克思主义语言学理论为指导,还算是严肃读物,有意者可以翻翻。

  评论这张
 
阅读(6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