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快活林的blog

再不发芽就老了!

 
 
 

日志

 
 

谁成就了屠呦呦?  

2011-11-13 01:23:00|  分类: 快活林在院长杂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拉斯克奖花落中国,无疑让人欣慰。但在屠呦呦捧得这一奖项之后,有关谁应该一同走上领奖台,以及是否是祖国传统中医药为之铺就荣誉的争议,似乎更赚人眼球。

 

    2011923,满头卷发、戴着眼镜、已经81岁高龄的中国药学家屠呦呦在美国纽约接过拉斯克临床医学奖奖杯,成为继黎巴嫩裔中国公民马海德之后,第二位获得该奖项的中国籍科学家。媒体称,她获奖的原因是“发现了青蒿素及其治疗疟疾上的有效性”(discovered artemisinin and its utility for treating malaria.),使全球数百万患者的生命得以挽救。

 

一夜成名的女药学家

912,拉斯克奖官方网站发布公告称,2011年度拉斯克临床医学奖将颁给中国药学家屠呦呦。次日,《纽约时报》等国际主流媒体纷纷报道了这一消息。

因为拉斯克奖是美国最具声望的生物医学奖项,也被看作是诺贝尔奖的“风向标”,因此当屠呦呦获奖的消息延烧至国内时,一些媒体甚至揣测“诺贝尔医学奖在向中国招手”。

一时间,没有院士头衔,没有博士学历,没有海外经历,甚至一直隐身于公众视野后的屠呦呦突然成了媒体宠儿,人们在关注这位女科学家的同时,也开始关注她发现的抗疟药物——青蒿素。

疟疾是一种严重危害人类生命健康的世界性流行病。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仅2008年全球便有2.43亿疟疾病例,导致86.3万人死亡。随着疟原虫对喹啉类药物逐渐产生抗药性,疟疾的防治在20世纪上半叶被重新列入医药界的研究课题。60年代以来,美、英、法、德等国花费大量人力、财力,希望研发出新型抗疟药物,但一直苦无进展。

1967年,中国政府组织全国60多个科研单位的500多名专家共同启动了军民合作的“523任务”,寻找新的抗疟药。时年,仅有大学本科学位的屠呦呦正是在此时被召入其中。

屠呦呦,193012月生,浙江宁波市人。1955年毕业于北京医学院(现为北京大学药学院),同年到新建的卫生部中医研究院中药研究所工作。参与“523任务”后,她领导的科研小组根据中医文献逐一筛选可能的抗疟药物。1971年,他们最终从大约200种草药中获得了380多种提取物,并且发现青蒿粗提取物对疟原虫有抑制作用。

但屠呦呦同时也注意到,青蒿粗提取物的效果并不太稳定,对疟原虫的抑制率只有12-40%。她分析,这可能是由于提取物中有效成份浓度过低所致,于是又着手对提取方法进行改进。通过翻阅古代文献,屠呦呦终于在东晋葛洪《肘后备急方》中找到了相关描述:“青蒿一握,以水二升渍, 绞取汁,尽服之。”她意识到原来的提取方法可能破坏了青蒿有效成份,遂改用乙醚提取青蒿,不出所料,如此得到的青蒿提取物抗疟效果更好。

后来,通过进一步优化提取方法,尤其是“去除了青蒿提取物中不具抗疟效果的酸性部分但保留了毒性低抗疟力改善的中性部分”后,屠呦呦欣喜地发现,这种中性青蒿的提取物对疟原虫的抑制率可达95%100%

 

反思学术评价机制

19723月的南京523任务的会议上,屠呦呦向全国多家研究机构的研究人员通报了这一成果。在她的启发下,各地不少研究机构纷纷使用屠呦呦提供的信息和提取方法开始探索青蒿素的研究,最终取得了巨大的成功。

值得一提的是,虽然屠呦呦的发现在国内多次获奖,但获奖者均为多人团队。

在当时的举国体制下,资源和成果共享式的科学研究模式,完全忽略知识产权的保护,与世界通行的科学研究的主流模式不太一致。在青蒿素类抗疟药的研发过程中,有多重环节,每一个环节的研究者都有重要贡献。

“这是军民大联合的项目,大家都是很协作、不分你我的,”现已为中国中医科学院终身研究员的屠呦呦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谦逊地表示,“荣誉不是我个人的,还有我的团队,还有全国的同志们,这是属于中医药集体发掘的一个成功范例,是中国科学事业、中医中药走向世界的一个荣誉。”

尽管如此,部分曾参与过523项目的人士仍对屠呦呦独揽拉斯克奖提出了质疑,认为有失公平。而普通民众也经由媒体的密集报道,了解了这些人士从中各自所起的重要作用。

但拉斯克医学奖的评委则认为,认定屠呦呦在青蒿素类抗疟药物研发中的特殊贡献,肯定是经过仔细调查和深思熟虑的。当该奖项的颁奖结果最后出笼时,无形中也给困扰中国科学界的争议提供了一个美式解答。部分评论者认为,这体现了国外的学术评价机制更尊重原创思维,也是中国的学术评价机构需要学习的地方。

尽管屠呦呦并未如部分人预想的那样,获得今年的诺贝尔奖,但有些国人还是充满期待。目前,诺贝尔医学奖已越来越倾向于基础研究,而屠呦呦的贡献又主要集中在临床医学方面,从这一点观之,她未来获奖的几率也不会很高。不过,这并不妨碍人们对她捧得拉斯克奖社会意义的积极评价——至少,这一奖项的出笼,引起了国人对科学的关注,也引发了业界对良性科学评价机制的思考。

 

中医药迎来“第二春”?

因为青蒿素的发现受到了中医典籍的启发,拉斯克基金会在12日的授奖词中指出:“屠呦呦领导的团队,将一种古老的中医治疗方法,转化为今天最强有力的抗疟疾药。”

近年来,围绕中医药弃留的争议一直相持不下,而随着屠呦呦获奖,支持者的底气也显得更足。收藏家马未都在其博客中曾公开为中医辩护称:“西医西药没进入中国时,中国人也活得好好的。今天,人均占有西医药资源平均极低的中国人也加入到人均长寿国家,这实际上是中医药对我们民族的贡献。”

相对于马未都的感性言论,屠呦呦的表态则颇显理性:“中医是伟大宝库,对世界人民健康的潜力还有待继续发掘。我们老祖宗替我们保留了很多有益的经验。我们找到青蒿素,解决了全球迫切想解决的问题。类似的传统药还有很多。”

屠呦呦的获奖无疑激起更多国人对中医药的关注,也为支持者阵营拉到了更多的赞成票,但这并没有让相关争议得到实质性平息。一直对中意持批评态度的打假斗士、科普作家方舟子坚持认为,青蒿素跟中医中药没有太大的关系。他说:“国内有的媒体在报道这一事件时把青蒿素称为中药,并说它让人们重新燃起中药创新的希望。其实青蒿素不是中药,而是从植物中提取的成分单一、结构明确的化学药。”

方舟子进一步指出:“青蒿素一开始也称为黄花素或黄花蒿素,后来为了表明其与中药的关系,才统一叫做青蒿素,再后来干脆在药典里把黄花蒿改叫青蒿,定为青蒿的正品,误导人以为青蒿素真的是从青蒿提取的。”他甚至认为,青蒿素的发现只是人海战术时代的碰运气。

 

 

本文见载于《中国医院院长》杂志2011年第21期,发表时有删节。

 

  评论这张
 
阅读(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